본문 바로가기
HOME> 논문 > 논문 검색상세

학위논문 상세정보

張家山 漢簡文字 構形系統 硏究 원문보기

  • 저자

    김응춘

  • 학위수여기관

    慶北大學校 大學院

  • 학위구분

    국내박사

  • 학과

    중어중문학과 어학전공

  • 지도교수

  • 발행년도

    2004

  • 총페이지

    i, 355p.

  • 키워드

    장가산 구형계통 한간문자;

  • 언어

    kor

  • 원문 URL

    http://www.riss.kr/link?id=T10045466&outLink=K  

  • 초록

    寫本篇論文的主要目的有四個方面;第一, 整理了張家山漢簡文字的全部單字, 編制了單字字形表 第二, 考察張家山漢簡文字的構件及筆劃異同, 表現出字形書寫面貌。第三, 分析出張家山漢簡文字的單 形體構件, 直接構件及其結構形式, 編制構形分析表, 爲漢字構形系統理論硏究和疑難字考釋提供基礎資 料。第四, 將單字形體和單字結構進行考察, 與睡虎地秦簡文字進行比較以後, 歸納出張家山漢簡文字特 點。 從筆劃, 構件, 全字及功能方面, 整理了張家山漢簡文字, 編制了單字字形表。整理張家山漢簡文字的 時侯, 通行體與非通行體進行了比較。此通行體以三個原則爲依據, 其三個原則是:第一, 最能體現漢字 詞義功能及其構件功能的, 第二, 張家山漢簡中最多出現的, 第三, 最多反映了該當時期的形體的。考察 其單字以後整理出的內容如下。 第一, 異寫字是五個方面的原因所形成的, 其原因是筆劃形勢, 筆劃省增, 構件分合, 間接構件省略和 構件移動。筆劃形勢有筆劃模樣, 筆劃長短和筆劃方向。筆劃模樣有差異點, 就是曲筆與直筆, 曲筆與斜 筆, 曲筆與角筆, 曲筆與橫筆, 斜筆與橫筆, 圓筆與角筆, 橫筆與角筆等。筆劃長短也有差異點, 就是線 筆與點筆, 長筆與短筆, 連筆與短筆等。筆劃方向也有差異點, 其差異點就是左向與右向, 斜向與橫向 等。對筆劃省增來看, 省增了一劃左右而筆劃增加所形成的異寫字比筆劃省略所形成的異寫字更多。對 構件分離和粘合來看, 如果通行體有構件分離現象的話, 非通行體就有粘合現象, 如果通行體都有構件粘 合現象, 非通行體就有分離現象。對省略間接構件來看, 所省略的間接構件是竝不影響全字功能的。對 構件移動來看, 移動有左右, 上下和內外。 第二, 異構字是兩個方面的原因所形成, 其原因就是構件交換和構件增加。從功能角度來看, 在兩個 表義功能之間或者兩個表音功能之間發生其構件交換。構件增加有表形功能與表義功能的增加。 第三, 其實同形字最少出現, 如果將在構件與全字之間或者兩個構件之間發生的同形現象我們包含在 同形字的話, 同形字就多一點兒。有的同形字被社會認定而持續下來, 有的同形字被人們只暫時使用。這樣的同形現象大部分是個人書寫錯誤而出現的。 分析張家山漢簡文字的構件以後, 此構件以四個原則歸納出來了。其四個原則是;第一, 直接影響全 字功能或者間接影響全字功能的, 第二, 組合單個形體或者組合兩個以上的形體的, 第三, 成字或者非成 字的, 第四, 構件的各各功能. 由四個方面基準而所分成的構件是直接構件, 間接構件, 複形體組合構件, 單形體構件, 成字構件, 非字構件, 表形功能構件, 表義功能構件, 表音功能構件, 標識功能構件。特別 是從形體和組合角度我們敍述了複形體組合構件和單形體構件。標識功能如下;以象徵符號表現出其不 可摹?的客觀物體, 以位置符號表現來其意義, 爲了分兩個詞語字根相同的字以某種符號區別兩個字, 以某種符號來裝飾字。然而如果我們組合構件, 從組合形體的角度, 能歸納出獨體式, 竝列式, 交穿式, 包圍式, 重疊式。從組合功能的角度, 能歸納出獨能式, 識識組合, 識義組合, 音義組合, 音形組合, 音義 兼義組合, 義義組合, 義形組合, 音義識組合。 如果我們考察字形特點, 在異寫字可以發現其特異的現象。如果通行體是曲筆, 那?非通行體是直筆 和斜筆, 如果通行體是斜筆, 那?非通行體是橫筆和角筆。亦相反的現象成立了 這是表現了在筆劃方 面上活潑的平直現象。非通行體比通行體省略一劃, 這是表現了字形簡化的。如果通行體有構件分離現 象, 非通行體有構件粘合現象, 如果通行體都有構件粘合現象, 那?非通行體有構件分離現象。這都是表 現了字形簡化的。 如果我們考察構件組合和功能組合, 我們可以發現最多的竝列式, 音義組合和義義組合。這是表現 了最優秀組合形式的永恒性的。 從漢字史角度來看, 張家山漢簡文字是秦系文字影響下的文字。如果我們詳細考察《睡虎地秦簡文 字編》內的字樣以後與張家山漢簡單字字形表的字樣進行比較, 就可以發現六百多同一的字樣。這是表 現了張家山漢簡單字是繼承了在漢字史上睡虎地秦簡文字的。 《張家山漢墓竹簡》釋文和《張家山漢墓竹簡》圖版簡文比較起來, 可以發現在釋文上的錯誤. 第一, 與通假字有關的釋文的錯誤。釋文者把在 第122簡文上的“鬼新白粲”楷定了“鬼薪白粲”, 釋 文者把在 第65簡文上的“毆折人枳失體”楷定了“毆折人枳體”, 釋文者把在 第 411簡文上的“以?共出車牛及益”楷定了“以?共出車牛及益” 第二, 與一時的錯誤有關的釋文錯誤。其 釋文錯誤是;(1)將在 第169簡文上第二十九位置上的“而”字變換“或”字, (2)將在 第486簡文上第三位置上的 字變換“?”字, (3)將在 第506簡文上第二十四位置上的“律”字 變換“津”字, (4)將在 第88簡文上第一十二位置上的“諸”字變換“有”字, (5)將在 第105 簡文上第二十六位置上的“始”字變換“如”字, (6)將在 第131簡文上第七位置上的“史”字變 換“者”字, (7)將在 第52簡文上第三十四位置上的“者”字變換“則”字, (8)將在 第132簡文 上第三十一位置的“卽”字變換“旣”字, (9) 將在 第81簡文上第六位置上的“右”字變換“左”字. 這錯 誤的釋文以在簡文上的字樣來必須校正了。 從構形角度考釋了疑難字. 其內容如下。字構形是從手聲而其意義是壓, 字的“口”是繼承 西周金文和春秋金文的, 字和字是形近字 和 字混用所形成的。字構形是從手靡聲, 其原 來意義是旌旗而在本簡文上意義是摩, 字和字是形近字 和?字混用所形成的。字構形是從 ?侍聲而其意義是痔, 字和痔字是形近字 和?字混用所形成的。字構形是從土從漱漱亦聲而 其意義是漱, 字的“土”表示表義功能。字構形是從?冬聲而其意義是蝗, 字是由?字省略義 符“?”而所組成的。字構形是從 侵省聲而其意義是足?疽也。字構形是從? 省聲而其意義 是惡瘡, 字和?字是形近字 和?字混用所形成的。字構形從 數聲而其意義是瘦, 字是瘻 字的通假字。字構形是從豕從辱辱亦聲而其意義是“辱?”也。


 활용도 분석

  • 상세보기

    amChart 영역
  • 원문보기

    amChart 영역